朱德談學習黨史

潘宏

2021年03月05日09:02
文字縮放:

在黨的領袖中,毛澤東稱贊朱德為“人民的光榮”,周恩來高度評價朱德是“20世紀中國革命的里程碑”。因為朱德在中國近現代革命中的經歷最全面,由民主主義者向共產主義者的轉變最典型,他心甘情愿地“投降無產階級”,作為“紅軍之父”在人民軍隊創建史上最具代表性。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他的足跡遍及28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向中央寫的調研報告最多,明確提出要建設“中國式的社會主義”。朱德的一生與中共黨史密切關聯,朱德談學習中共黨史對后人有諸多啟發和借鑒。

學習黨史,要用“革命到底”的堅定信念筑牢思想根基

朱德1886年出生于四川儀隴佃農家庭,受過兩年新式學堂教育,深明“讀書不忘救國”道理,曾立下“祖國安危人有責,沖天壯志付飛鵬”的遠大志向。1909年,他懷著強烈的愛國之心投筆從戎,在云南陸軍講武堂求學期間參加了孫中山領導的同盟會,而后在辛亥革命、反袁復辟和反段祺瑞獨裁統治斗爭中,馳騁沙場成為戰功顯赫的滇軍名將。朱德遠渡重洋追尋共產黨追求救國真理的故事曾被傳為佳話。朱德婉拒孫中山重入滇軍輔助革命的建議,因為他“對于孫先生及其國民黨信徒動輒與這個或那個軍閥搞同盟的戰術,已經失掉了信心”。對孫中山“為什么不去沒有封建制度又有很多進步制度的美國”留學的疑問,他如此答復:“我們愿意到歐洲是因為聽說社會主義在歐洲最強大!薄皻W洲已經出現了新的社會力量,也許對我們更有好處!痹诘聡,朱德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一次討論中,當許多同志驚嘆資本主義工業化的成就時,朱德闡明了自己的觀點:“先進的科學技術固然是人類征服自然的成果,但是在資本家手里卻變成了壓榨工人血汗的桎梏”,“在我沒有接觸馬克思主義以前,曾經認為,中國之所以備受東、西方帝國主義的欺凌,只是因為她貧窮落后;我還想過或許資本主義道路能夠拯救中國?墒堑降聡@兩年,我的思想轉變了。中國確實貧窮落后,但是不改變中國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會制度,不打倒貪官污吏、土豪劣紳、軍閥和帝國主義,中國將永遠貧窮落后,任人宰割!”朱德世界觀的改變,代表了早期中國共產黨人發動中國革命的深刻思想認識。此后,朱德一生關于中共黨史的總結與學習,始終與他的堅定信仰和意志、黨性原則和自覺緊密聯系在一起,不論遇到什么艱難險阻從未動搖。朱德經歷十年“文革”,依舊信仰堅定,對中國的未來充滿信心:“共產黨員受點委屈不算事兒。井岡山、瑞金、二萬五千里長征,那么多困難,那么多挫折,我們都熬過來了,現在這點磨難,能讓我們喪失信心嗎?”1975年春節,他在住處會見前來拜訪的宋時輪,在談到學習時,不斷強調共產黨人信仰的重要,認為黨史學習要追根溯源,要認真“學習馬、恩、列的著作,學習毛澤東著作,要活到老學到老”。四屆人大提出實現“四個現代化”宏偉目標時,89歲高齡的朱德備受鼓舞,多次提筆寫下“革命到底”條幅以銘志。臨終前不到兩個月,朱德還拿著自己看過的新譯本《共產黨宣言》,到中央黨校去看望譯者成仿吾暢談感悟。他忠實踐行了終生“革命到底”的誓言。

學習黨史,要尊重歷史弄清真假馬列主義

延安整風是全黨同志對中共黨史的一次全面系統的學習和總結。1940年,朱德從前線返回延安,參加延安整風,協助清理中共黨內路線是非問題。整風期間,朱德作為軍事高級干部學習組負責人,認真學習中共黨史,他尊重歷史,實事求是,注重從黨的歷次挫折中汲取教訓,糾正黨在思想方法和思想路線中的偏差。1942的12月4日,朱德在中共西北局高干會上,深刻分析教條主義在黨內長期統治的原因,指出,“大多數同志學習馬列主義不夠,分不清真假馬列主義。同時,中國又非常需要馬列主義,因此,當錯誤路線打著馬列主義旗號時,大家就相信了。所以,今后必須很好地學習馬列主義,使那些冒充的馬列主義、假招牌的馬列主義非收起來不可”。他高度贊揚毛澤東實事求是解決中國革命問題的魄力和能力,理論聯系實際不唯書不唯上解決中國問題的辦法。在系統分析教條主義危害的同時,朱德點名批評王明,指出,“我們黨在二十多年奮斗中已經產生了自己的領袖,這就是毛澤東同志,這是在歷史過程中鍛煉出來的,不但在中國,而且世界上都承認他是中國共產黨的領袖。所以,我看有些人不要爭了,還是坦坦白白、誠誠懇懇地做一點工作……”。作為黨內德高望重的長者,與毛澤東有著“朱毛不可分”特殊身份的朱德,在整風中為把全黨認識統一到毛澤東思想旗幟下作出了重大貢獻。尊重歷史,強調從黨的挫折中吸取經驗教訓,在學習和總結黨的歷史中分辨真假馬列主義,可謂抓住了黨史學習的根本,有助于黨員提高馬列主義理論水平,做黨的正確路線的自覺貫徹者和執行者。

學習黨史,軍人要樹立終身為黨服務的思想

朱德在德國期間,曾給中共旅歐支部寫信,表達個人的學習志向“終身為黨服務,作軍事運動”。1944年,在延安組織編寫紅軍一軍團史座談會上,朱德特意談到了《古田會議決議》形成的背景及其在我黨建軍歷史上的重大意義:“關于如何建軍,在閩西,當時紅四軍內部曾發生過爭論,表現在四軍第七次和第八次黨代表大會上。爭論點為:軍隊已發展到一個新規模,需要有一套新辦法,就象紅四軍第九次黨代表大會上所通過的那樣的一套新辦法,才能進一步建設無產階級的新的軍隊”。古田會議前后,朱德與毛澤東推心置腹地探討人民軍隊建設問題,他誠懇地表示“對過去的那些我收回”,以高度的革命自覺,擁護黨的決議,堅決執行黨指揮槍的原則。朱德在中共七大閉幕式上還特意講了軍人與黨的關系,“這一次選舉,軍隊里的負責同志當選的相當多,所以,有些同志擔心將來會不會以軍治黨?這個事情,請同志們放心。因為我們黨不是才發展起來的,又經過了整風,又有毛主席的路線的。另外,我們軍事干部在各方面一定要無條件去服從黨。我初加入共產黨的時候,就宣誓服從黨。因為我是軍人,應無條件的服從黨,直到現在還是這樣,F在這些軍事干部都是黨培養成的,我們每一個軍事干部都一定要服從黨”,“我們的軍事干部離開了黨,那他就一樣也做不成,一樣也做不了,一切問題要靠黨”。朱德參加南昌起義時,是南下部隊的開路先鋒,“三河壩分兵”后,他負責指揮起義殿后部隊,最后擔負收攏失敗后四散撤退的起義部隊堅持斗爭,從而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軍人,中國工農紅軍總司令,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他的權威誕生于南昌起義后滅頂之災后的重生,為革命軍人如何學習中共黨史樹立了光輝榜樣。

學習黨史,要注重調查研究總結社會主義建設經驗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朱德年事已高,但他敏銳地感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要比民主革命更為復雜、更為漫長,探索任務更加艱巨。為此,他每年都利用2—3個月或更多時間到全國各地視察,對工業、礦業、農業、商業、外貿、財政、交通等領域進行調查研究,提出中肯意見。他建議要發展多種經濟形式和多種經營方式,主張勤儉建國勤儉持家,對于經濟建設中“左”的錯誤提出糾正意見。他對黨無限忠誠,堅持實事求是原則向毛澤東和黨中央匯報調研情況。他認為,“看到的問題就要報告中央,不報告就是不忠實;要不就是觀潮派,看到壞事也不講”。從1951年至1966年,他向黨中央提交了108份反映各行各業實際情況的調研報告,其中有98份報告是他親自主持起草的,其中包含許多符合實際情況的真知灼見。1960年,朱德遠赴陜西、貴州、四川、河南4省考察,當切實感受人民的苦難后,立即向毛澤東匯報,闡明自己的調研觀點:中國各地地理條件和自然條件不同,物產和生產水平差異大,應因地制宜制定相關政策而不能“求其一律”,農業和工業都要發展商品性生產,以適應國家經濟建設和改善人民生活的需要。1965年12月30日,朱德在第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擴大的第24次會議上指出:“建設社會主義的根本目的是為了改善人民的生活”,過去我們是學習蘇聯經驗,現在“我們要在毛主席的領導下,建設中國式的社會主義”。中國搞社會主義建設,既要向外國學習,又不能照抄照搬,更不能“夜郎自大”“閉關自守”,要搞好內外交流,應該讓農民致富,群眾生活越富越好!吨泄仓醒腙P于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指出,“朱德同志提出了要注意發展手工業和農業多種經營的觀點”,是社會主義建設經驗的總結,意義重大。

(作者系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研究員,稿件來源:《學習時報》2021年2月17日頭版)

(責編:王春春、張桃英)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