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的戰略機遇

秦海林 封殿勝

來源:經濟日報2020年12月25日09:09
文字縮放:

日前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把強化國家戰略科技力量、增強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統籌推進補齊短板和鍛造長板等確定為明年要抓好的重點任務,這對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具有很強的針對性、指導性和實踐性。

當前要認清我國制造業面臨的新發展形勢,堅持用全面、辯證、長遠的眼光分析形勢,既要客觀看待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建設的困難挑戰,又要用好產業升級、消費升級、技術革命、全球格局變化的重大機遇,更要充分發揮制度優勢、市場優勢、規模優勢、人才優勢和配套優勢,以必勝的信心和勇氣堅定不移加快建設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

增強產業鏈抗風險能力

近年來,單邊主義、保護主義等逆全球化勢頭對世界經濟復蘇帶來更多不穩定性不確定性因素,市場信心受挫,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受阻,經濟全球化進程受到重大干擾。加之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我國產業鏈供應鏈長、全球化分工細、依賴全球物流鏈程度高等相關行業受沖擊最為直接,如電子信息、汽車制造、機械加工、化工材料等深受影響。因此,“十四五”期間,增強產業鏈供應鏈抗風險能力對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顯得尤為重要。

產業鏈供應鏈穩定面臨重大挑戰。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世界大變局加速演變,國際經濟、科技、文化、安全、政治格局都會發生深刻調整,要素流動受到諸多限制,主要發達國家制造業產業鏈本土化意愿強烈,新興發展中國家加速布局產業鏈的優勢環節,我國制造業產業鏈供應鏈穩定受到挑戰,原有的勞動力競爭優勢逐漸減弱,新的產業鏈競爭力尚未形成。特別是在這次疫情當中,為了防止疫情蔓延和擴散,各國采取的嚴格措施阻礙了要素流動,全球貿易往來及產業鏈遭遇嚴重沖擊。根據OECD BTDIXE雙邊貿易數據測算,在全球制造業進出口中,中間品占80%左右。而我國制造業則以中間品貿易為主,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性面臨重大挑戰。

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面臨挑戰。當前我國一些制造業產業鏈主要集中在下游的加工組裝環節和中低端制造領域,在上游的關鍵材料、核心零部件、核心技術設備、主要軟件等方面仍受制于人的局面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核心技術層面多個領域存在“卡脖子”風險。近年來,中興、華為的遭遇,暴露出我們在一些關鍵核心技術方面短板問題仍然突出。海關總署公布的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集成電路進口量約為4451.3億塊,再創新高,同比增長6.6%。目前我國80%的研發設計軟件、60%的生產控制軟件被國外品牌占領,在高端裝備制造的設計軟件市場超過90%的份額被歐美軟件公司的產品占領。一旦工業軟件遭到“斷供”,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將無從談起,國家經濟安全、國防安全也將面臨重大威脅。

產業鏈創新鏈協同能力不足。當前,我國尚未形成相互協同、彼此聯動、互利共生的制造業創新生態體系,產業鏈與創新鏈對接不暢,基礎研究和產業化應用脫節,創新鏈對產業鏈升級的支撐不足。一些領域上下游的企業之間未能形成緊密的合作關系,科技研發投入不足,且存在低端重復投入、各自為戰的局面,導致在產業鏈、創新鏈、資金鏈、人才鏈之間缺乏緊密的聯動?萍疾堪l布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全社會研發支出達2.17萬億元,占GDP比重為2.19%,與日本、美國的2.8%,以色列、韓國的4.5%相比還有一定差距。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報告,2019年,我國科技進步貢獻率為59.5%,距離創新型國家科技創新對GDP的貢獻率需達70%以上還有差距。雖然科技成果總量取得了突破,但科技成果轉化和應用方面存在產業鏈與創新鏈割裂的現象,缺乏專業化技術轉移機構,缺乏中試熟化服務平臺,缺乏“產學研用”聯合創新協同機制,導致新技術產業化規;瘧贸潭炔桓,很多研發成果停留在實驗室研究水平,沒有轉化為進入市場的成熟產品。

推動產業基礎高級化

黨的十九屆五中全會深入分析了我國發展環境面臨的深刻復雜變化,認為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我國發展仍然處于重要戰略機遇期,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深入發展,提出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進一步推動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現代化與產業基礎高級化,將給我國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帶來更多新的契機。

新型基礎設施建設投資,為制造業產業鏈現代化水平的提升提供了必要的底座支撐。賽迪顧問發布《2020城市新基建布局與發展白皮書》顯示,圍繞5G基站、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衛星互聯網、人工智能、充電樁、特高壓、高速鐵路及城市軌道交通等重點新基建領域,2019年,我國共計投資1.7萬億元,2020年預計將達到2.2萬億元。新型基礎設施建設可以拉動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人才和知識等高級要素的投入,為我國戰略性新興產業、現代服務業提供需求載體,為我國以創新為驅動的經濟轉型提供動力。新基建與制造業高質量發展緊密相連,是發展信息化、智能化、數字化的重要載體,不僅滿足當前我國產業結構升級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需求,也有利于提升產業鏈水平和保障供應鏈安全,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創造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的實施,為制造業產業鏈集聚帶來新機遇。伴隨我國京津冀協同發展、長三角一體化和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等國家區域發展戰略的深入實施,區域分散狹窄市場正向國內統一的強大規模市場轉變。2019年,三大區域工業增加值總和占全國比重達到44.4%。一批中西部區域中心城市制造業快速發展,形成具有較強輻射帶動作用的區域增長極?梢灶A計,“十四五”期間,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大灣區制造業發展動能將進一步增強,創新要素集聚加速,龍頭帶動作用更加凸顯。

構建完整的國內需求體系,培育新型消費市場為制造業產業鏈供應鏈各環節主體帶來新的發展活力和創造力。在制造業領域,要實現經濟循環流轉和產業關聯暢通,關鍵在于提升供給體系的創新力和關聯性,解決關鍵核心技術“卡脖子”問題,暢通國民經濟循環,貫通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達到供求動態平衡。因此,亟需立足國內大循環,發揮我國制造業的比較優勢,抓住強大國內市場和貿易強國建設的新機遇。近期《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的簽署,給我國制造業帶來了新機遇。要以國內大循環吸引全球資源要素,充分利用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積極促進內需和外需、進口和出口、引進外資和對外投資協調發展,促進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另外,隨著新型消費不斷升級,新的市場機遇逐漸顯現。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66477億元,增長15.3%,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24.3%!笆奈濉逼陂g,我國中等收入群體規模將持續擴大、購買力不斷增強,消費市場對經濟增長的基礎性作用將進一步凸顯,也必將給制造業產業鏈供應鏈創新帶來新的創新活力與市場機遇。

推進“兩化”深度融合發展

工業互聯網加快建設與部署,為制造業數字化轉型明確了方向。工業互聯網作為新一代網絡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的產物,是實現產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的重要基礎設施和關鍵支撐。2019年,工業互聯網帶動制造業的增加值規模達到14694.68億元,帶動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的增加值規模達到6777.81億元,帶動增加值規模超過千億元的行業已達到9個,展現出工業互聯網在各個具體行業中的開拓性和創造力,為提升產業競爭力、活躍產業結構、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提供了強勁動力!笆奈濉逼陂g,工業和信息化領域推進“兩化”深度融合發展是統籌建設制造強國和網絡強國的重要抓手,將推進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制造業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轉型升級不斷加速。工業互聯網全面連接工業經濟的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不僅可以降低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等帶來的不利影響,同時也將促進工業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升級,助力企業升級供應鏈管理方式,促進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的深度融合。

未來我國將實施一系列產業鏈供應鏈提升工程,堅持自主可供、安全高效,分行業做好供應鏈戰略設計和精準施策。持續推進制造業領域優勢產業“強鏈、補鏈”,新興產業“固鏈、延鏈”,未來產業“建鏈、拓鏈”,促進產業鏈向兩端延伸、價值鏈向高端攀升,同時推動產業鏈上下游企業構建產業技術協同創新體系,提升制造業集聚化、網絡化、協同化發展,加快形成世界領先制造業產業集群。同時,也要用系統性辦法解決結構性問題,加快制造業轉型升級,提升供給體系質量,促進形成供給與需求更高水平動態平衡,更深度地融入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分工體系,增強國內大循環內生動力,實現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為建設制造強國、網絡強國提供強大支撐。

(責編:馮愛齡)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