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寶航:不但對中國革命有貢獻,對世界革命也有貢獻

王詩敏 沈基飛

來源:學習時報2020年12月07日09:03
文字縮放:

  1937年全民族抗日戰爭爆發后,經周恩來、劉瀾波介紹,閻寶航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開展統戰工作,收集重要情報,獲得“德軍進攻蘇聯”“日本偷襲珍珠港”“百萬關東軍在東北的全部材料”三份重要戰略情報,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周恩來對閻寶航作出的貢獻給予充分肯定。李克農對他也給予高度評價:“不但對中國革命有貢獻,對世界革命也有貢獻!”

  從東北民主人士到中共秘密黨員

  閻寶航,1895年4月生于奉天海城縣(今遼寧省海城市)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8歲那年,考入奉天兩級師范學校。因待人熱情、誠摯篤厚,被同學戲稱“閻老佛”。畢業前夕,出身寒門的閻寶航深感貧苦子弟讀書之難,便和同學好友創辦了貧兒學校。這一善舉得到海城同鄉張學良的支持,有1000余名少年入學接受教育。閻寶航還受聘于奉天基督教青年會,和張學良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最終成為少帥高度信任的政治“幕僚”,日后被長期倚重。

  1926年,奉天基督教青年會介紹閻寶航赴歐洲留學。西歐、北歐之行使閻寶航萌發了最初的革命思想。1927年回國后,四一二反革命政變爆發,革命處于低潮,閻寶航通過蘇子元向中共滿洲省委組織部長吳立石提出入黨申請,由于有基督教背景而未果。

  隨后,閻寶航以積極的民主人士姿態出現在東北。他被推選為太平洋國際學會第三屆會議中國代表團籌備主任,在日本東京舉行的會議上,宣讀了所獲日本侵華秘密文件“田中奏折”,將其翻譯成英文并公之于眾,揭露了日本帝國主義的侵華罪惡陰謀。日本人在南滿鐵路沿線遍設場館,販賣海洛因等毒品,圖謀摧殘東北民眾身心健康。在張學良暗中支持下,閻寶航發起成立“遼寧省拒毒聯合會”,任主席兼總干事。他站在第一線,組織了聲勢浩大的禁毒行動。僅1929年一次即焚毀查獲的價值百萬元海洛因。該聯合會逐漸成為反日群眾團體。

  1934年1月,蔣介石任命張學良為豫鄂皖三省“剿匪”總司令部副司令。為拉攏東北著名人士,蔣介石聘請閻寶航擔任“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書記兼總干事。閻寶航深得宋美齡的信任和國民黨上層人士的敬重,為溝通東北軍與多方面的關系作出了貢獻。在張學良的保舉下,閻寶航出任“委員長行營”少將參議。后來,又被委任為國民黨軍委政治部黨政設計委員會設計委員。這些身份都為閻寶航從事情報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掩護。

  閻寶航和周恩來的友誼,始于西安事變的善后時期。西安事變爆發后,張學良親自陪同蔣介石返回南京被軟禁。閻寶航接戴笠通知,到南京近郊北極閣公館與張學良見面。第二天,他乘專機前往西安,將張學良寫的一封親筆信交給楊虎城,要東北軍、西北軍釋放被扣押的陳誠等國民黨大員和一批飛機。然而,當大員們和飛機被放回之后,閻寶航卻獲悉張學良在南京受審的消息。就在知道被騙之時,閻寶航意外地見到了周恩來,并講了一句內心滴血的話:“我們東北人沒有政治經驗,還請周先生多加指教!边@是他和周恩來友誼的開始。

  1937年,國共第二次合作之后,閻寶航和周恩來在南京多次會面。上海八一三抗戰當夜,周恩來出乎意料地到大禹村一號閻寶航家中,兩人徹夜長談。周恩來相信,像閻寶航這樣的著名人士,遲早會同中國共產黨人走到一起。9月,經周恩來和劉瀾波介紹,閻寶航毅然決定秘密加入中國共產黨。為便于工作,閻寶航仍以民主人士身份參加活動。

  閻家老店,搭在虎穴附近的“地下堡壘”

  1939年,閻寶航帶著周恩來、李克農關于建立情報機構和設置電臺的囑托,從南京舉家遷移,抵達重慶。他在兩路口村一個非同尋常的住宅區——17號安下身來。從此,這里成了中共的一個秘密聯絡點,即“閻家老店”。周恩來常輕車簡行到這里舉行會議,商討布置工作。董必武代表南方局曾在這里安排重建“東北抗日救亡總會”黨組等事宜。

  1941年,經中共中央決定,由周恩來授命閻寶航在重慶秘密組建情報小組和設置無線電臺,重點進行國際情報的搜集。為此,閻寶航在郊區北碚買下一棟古舊幽靜的宅第,將電報員和地下交通員安排在這里。他還在家里的臥室箱子下面安裝了活動地板,將電臺隱蔽在地板底下。張志敏則以高坑巖水電站技術員身份作掩護,按時發送情報。在必要時,閻寶航則以洗溫泉澡為名到這里安排一切。后來,根據周恩來、董必武的指示,閻寶航還設立了極為秘密的備用電臺。

  為廣泛搜集情報,閻寶航利用自己的優勢,經;钴S在一切可能利用的場合。他巧妙周旋于宋美齡、馮玉祥、孫科、于右任等國民黨名流之間,觥籌交錯,廣泛接觸天南海北的各路頭面人物。有時,他以富商大賈的身份,西裝革履地出現在美軍俱樂部的舞池;有時打著V字手勢,搭乘美軍汽車;有時又挽起袖子和國民黨軍官聚會在賭場。有一次地下組織的情報送遲了,誤了接頭時間,閻寶航就利用警方的力量,攔住郊線客車進行檢查,親自把情報交給在車上的交通員。

  在很多人眼里,閻寶航是謎一樣的“神秘人物”,卻頗受一些國民黨要員的信任,陳誠就說過:“閻寶航要是共產黨,我們就都是共產黨!薄爸薪y”一個特務頭子談到閻寶航給他留下的印象時說:“一副歐美士紳的派頭,舉止瀟灑,談吐豪放,落落大方,身上如有磁石,張口就能把人抓住,無人不交,無所不到!

  在風雨如晦的年月里,閻寶航帶著一家老小和秘密電臺,一起經受著嚴峻考驗,也憑借這樣的優勢和條件,他獲得了很多重要情報。

  酒會上的驚天情報,蘇聯免遭滅頂之災

  1941年春,德國法西斯準備進攻蘇聯,為增加勝算,打算策動日本同時從東方進攻蘇聯。而日本由于陷入侵華戰爭的泥沼無法脫身,又曾在過去交手中被蘇軍打敗,對德國的建議持觀望態度。德國為使日本能從中國戰場上騰出手北攻蘇聯,拉攏國民黨集團脫離美、英、蘇的影響圈,便于6月初明確地告訴國民政府駐德使館武官桂永清,德國決定于6月22日前后進攻蘇聯。桂永清回國后親自向蔣介石報告,當時蔣介石和整個國民黨高層歡喜欲狂、喜氣洋洋。

  不久,德國軍方代表訪問重慶。德國駐華大使館武官為其舉行酒會,閻寶航應邀出席。但見燭光搖曳,氣氛不同以往,賓主把盞碰杯之間彈冠相慶。閻寶航見狀不解地問曾任國民政府監察院長、著名教育家于右任,為何如此興高采烈?于右任是個爽快人,一把拉過閻寶航,在其耳邊喜不自禁地悄聲說,德國馬上要進攻蘇聯了!閻寶航聽罷,極力使自己在很短時間里鎮靜下來,不動聲色來到時任國民政府立法院長孫科身邊。他用平靜的口吻向孫科“取證”,誰料孫科將“絕密”情報和盤托出,并且補充了一句極為重要的獨家“佐證”:“這是委員長親口對我說的!”

  閻寶航表面不動聲色,內心卻深感震驚。毫無疑問,這是關系到世界命運的一件大事。他當即借故匆匆離席。如何火速報告周恩來呢?因事先有約定:凡事通過情報系統聯絡,絕對不能去重慶辦事處,晚上也不便去蘇聯大使館。閻寶航回家后,見情報小組成員李正文正好在此,于是讓李正文立即將這份重要情報通過秘密渠道送交周恩來。隨后,李正文又親自將這份情報送到蘇聯大使館。蘇聯大使館武官羅申得到情報后,立即向蘇聯國內發回消息。

  不過,蘇聯方面起初并沒有重視這份情報。

  為了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的大局,6月16日,周恩來急電延安,請毛澤東直接向蘇聯高層轉報德國即將進攻蘇聯的消息。毛澤東命令迅速將此情報電告共產國際,通過共產國際執委會總書記季米特洛夫轉交斯大林,此時距德國突襲蘇聯還有6天時間。

  斯大林很快就看到毛澤東的電報,但他仍對《蘇德互不侵犯條約》存有幻想。6月21日凌晨,蘇聯方面從一名投誠的德軍司務長口中獲悉:德軍正在準備出發,將于22日凌晨向蘇聯發動進攻。于是,斯大林立即下令,“1941年6月22日至23日德軍可能在列寧格勒軍區、波羅的海沿岸特別軍區、西部特別軍區、基輔特別軍區、敖德薩軍區正面實施突然襲擊”“各軍區部隊進入一級戰爭準備”。朱可夫元帥在回憶錄中說,和平時期最后一個夜晚,即6月21日,各軍區司令員和他們的參謀長都堅守在自己的指揮所內。蘇聯紅軍總算提前了24小時進入緊急戰備,得以免遭滅頂之災。

  1941年6月底,斯大林特意給延安發來了一封電報,感謝中共提供了德國進攻的準確情報,使蘇聯提早進入了戰備狀態。這封電報記錄了中國共產黨為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作出的貢獻,也記錄著閻寶航等人的默默奉獻。周恩來評價說,這是無法估量的援助。

  深藏不露,意外截獲日本偷襲珍珠港情報

  1941年,德、意、日簽訂法西斯軍事同盟條約后,日本進一步加速了發動太平洋戰爭的步伐。在日軍偷襲珍珠港美國海軍基地前夕,擔任國民黨軍政部所屬“軍用無線電臺總臺第43臺主任”的池步洲主要負責從事破譯日本密電的工作。這位剛剛從日本歸來、學數學專業的愛國青年,從接收到的日軍頻繁往來的電報中進行一系列認真分析,破譯了日軍即將偷襲珍珠港的情報。11月下旬,池步洲在將這一情報呈報上級特務機關的過程中,意外被閻寶航截獲,他立即向黨中央作了報告,轉告蘇聯,并由蘇聯通知美國。

  在蘇聯將閻寶航提供的這一情報通知美國的時候,美國海軍司令部也得到國民黨方面轉送的同一內容的情報。傲慢的美國海軍將軍們根本不相信這一情報的價值,認為這是中國人在瞎編瞎說,企圖破壞美日關系。但是珍珠港事件的爆發,印證了這一情報的準確性。為此,閻寶航受到共產國際情報局的表揚。

  這是閻寶航從事秘密工作取得的重大成果,為他的一生增添了一筆精彩的亮色。

  巧取絕密資料,擊潰百萬關東軍

  1944年秋,閻寶航又完成了一項極其重要的情報任務,也是很危險的任務。

  當時日本軍隊節節敗退,唯有其精銳部隊——關東軍還在東北掙扎頑抗。弄清關東軍的兵力部署,對中共抗日和蘇聯方面都有著重要的戰略意義。

  接到命令后,閻寶航著實下了一番功夫。經過努力,他了解到國民黨方面的情報人員已經取得關東軍兵力部署、設防計劃、要塞地址等詳細資料,就存放在國民政府的核心機關——軍委三廳。閻寶航通過一位老朋友牽線,和老朋友的內弟、時任軍委三廳副廳長鈕先銘開始了頻繁往來。

  正巧,這時候陳誠也給閻寶航一個秘密任務,了解日本是否會進攻蘇聯。閻寶航更加名正言順地做起鈕先銘的工作,說陳誠請我研究日本關東軍的動向,但手中沒有資料。鈕先銘說他有材料,就給閻寶航看,并說:“材料放在我這里沒用。委員長只準備打到長城,可是你們東北人要打回老家去。你可以拿回去看,但是3天之內必須還給我!

  拿到材料后,閻寶航立即向周恩來匯報,及時轉交給蘇聯使館,包括陸空軍的部署、設防計劃、要塞地址、兵種、武器、翻譯人數、將領姓名等全套內部絕密材料。蘇方拍照后退給閻寶航,交還給鈕先銘。

  1945年8月9日,蘇聯紅軍揮師進軍中國東北,和日軍進行最后的決戰。當蘇聯紅軍向日本關東軍打響第一槍的時候,紅軍各級指揮員手中都掌握著整個關東軍的詳盡情報:包括所有部隊分布、秘密要塞位置、軍事交通地圖、武器裝備和給養清單,甚至還有日軍所有連級以上指揮官的花名冊,等等。短短一周后,日本關東軍便被消滅。

  身處“龍潭”,屢次冒險營救革命戰友

  閻寶航甘冒風險不遺余力地營救革命同志,當聽到自己的兒子被捕的消息時,他首先想到的是黨組織的安全。

  有一天,閻寶航從復興社一個特務口中得知,自己的兒子閻大新在山西被捕,關押在集中營里吃了不少苦。妻子焦急地征求閻寶航意見,是否把這一情況向周恩來匯報,以便組織營救。閻寶航認為消息是敵人送的,未經核實,若營救閻大新,可能使一系列黨組織暴露,中了敵人的圈套。此后,對于閻大新的消息,閻家從不輕易過問。

  但是,已經被國民黨特務列為重點懷疑對象的閻寶航,始終是國民黨高層中一根危險的“肉中毒刺”。特務頭子沈醉曾一度想趁機干掉他,最終因戴笠的干預而未能實現。國民黨社會部部長谷正綱在一次會上直言不諱地說,“閻寶航這個人不是共產黨,至少也是給共產黨利用了”。

  有一次,重慶衛戍司令劉峙,突然把閻寶航叫去,質疑他為什么把4個孩子送到延安了?盡管周圍站滿了荷槍實彈的士兵,但閻寶航沉著冷靜、理直氣壯地說,延安要抗日,孩子們要抗日,他們自己走,我能夠管得了他們嗎?我是東北人,我不愿意當亡國奴?粗悓毢搅x憤填膺的氣勢,劉峙一時沒話說了,乖乖地把他放了回去。其實,“軍統”的戴笠、康澤和“中統”的徐恩曾也都懷疑過閻寶航,但他們都沒有充分證據,不敢輕易下手。

  真正對閻寶航和他的情報小組構成威脅的事件,發生在1942年仲夏。這年夏天,一個與閻寶航接觸頻繁的地下黨員突然失蹤,而他恰恰知道閻寶航的真實身份。這個人就是國民黨正中書局管理處處長徐仲航。

  徐仲航被捕后,被投進渣滓洞監獄,他是東北抗日救亡總會的地下黨成員,掌握重慶村17號里的很多秘密。他一旦叛變,閻寶航的情報小組將被立即摧毀。因此,周恩來、葉劍英作了最壞打算。徐仲航被捕的當晚,周恩來親自來到閻寶航家里,安排布置撤退事宜。所有人都按要求走了,只有閻寶航一個人留下來,他已經做好犧牲的準備了。但是,徐仲航雖然受盡種種酷刑,卻始終沒有吐露重慶村17號的秘密。后來,在周恩來領導下,閻寶航多方施救,最終把徐仲航救了出來。

  1941年,國民黨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重慶開始大肆逮捕共產黨人。為了《反攻》主編于毅夫安全離渝,葉劍英約見閻寶航,向他下達了保護于毅夫安全撤走的任務。閻寶航聯系宗教界的朋友,千方百計保護于毅夫脫離險境。東北地區早期黨的領導人韓樂然到陜西地區開展工作時在寶雞被捕,閻寶航極力設法營救,最后請國民黨元老李濟深出面保釋,終使韓樂然出獄。

  在長達14年的抗日戰爭中,閻寶航披肝瀝膽、無私無畏,堅持不懈地建立和領導東北抗日救亡組織,團結流亡關內的東北同胞,共赴國難,甚至不惜舍棄身家性命支持和保護抗日志士,開展黨的地下工作,從事秘密情報工作,推進全國抗日救亡運動,為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和世界反西斯戰爭作出了特殊的貢獻。

  1995年,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之際,俄羅斯追授閻寶航“衛國戰爭勝利五十周年紀念章”。2015年9月,為了表彰閻寶航的卓越貢獻,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追授他“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責編:馮愛齡)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