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來到紀委大門外,他選擇了主動投案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2020年12月07日09:48
文字縮放:

2020年6月22日一大早,四川省廣安市紀委監委來了一位特殊的“訪客”,來人自稱前鋒區委常委、統戰部部長劉林,是專門來投案自首的。

“投案前幾天,我吃不下飯、睡不著覺,徹夜難眠,還悄悄來到市紀委監委大門外,但來了兩次始終沒敢進來。這一次,終于可以睡上一個安穩覺了!”投案自首后,劉林反而釋然了。

一念沉淪入迷途

劉林在原前鋒鎮工作期間,是當地房地產市場迅猛發展的黃金時期,前鋒鎮作為工業園區發展和小城鎮建設的主戰場,迎來了高速的發展期。多宗土地等著開發,多項市政設施需要配套完善,多個異地搬遷新村盼著動工……在這眾多項目實施中,很多人都想要分“一杯羹”。

當時,劉林因為工作能力突出被組織委以重任,擔任原前鋒鎮黨委副書記、鎮長,后又升任前鋒鎮黨委書記;成立前鋒區后,他被提拔為前鋒區副區長、區委常委、統戰部長。

作為主持全面工作的鎮長,劉林成了老板們的圍獵對象,其中不乏打著“朋友”“親家”“師兄弟”名義前來圍獵他的人。

“林哥,咱們倆這么多年交情了,還誰跟誰呀,這點小意思你一定收下!2009年底,某房產項目老板蔣某為感謝劉林幫助減繳配套費,帶上3萬元現金向劉林致謝。

3萬元,相當于劉林當時大半年的工資。劉林沒想到自己一句話的事兒,會讓多年老友如此“知恩圖報”。當時,他面紅耳赤,心驚膽戰。但他還是沒能抵制住內心的一絲貪念,半推半就收下了人生“第一桶金”。

“貪欲是我犯罪的根源!北涣糁煤,劉林在懺悔書中寫到,隨著自己職務的上升,眾人的簇擁、酒桌的喧嘩,他變得不再冷靜,更缺乏理性思考。

“面對‘朋友’的懇求,我抹不開情面,三句好話,心一軟,就同意幫他們!眲⒘终f,彼時的他,第一次意識到地位和權力能夠帶來“滿足感”。但用他自己的話說,如果沒有地位,沒有權力,誰會找他幫忙?他又能幫助別人什么?又談何“感謝”呢?

眼里識得破,肚里忍不過。劉林明知“香餌”有毒,卻難忍誘惑張嘴咬鉤。1萬元、5萬元、10萬元……劉林從一開始的緊張、擔心,到有選擇性地只收所謂“熟人”“朋友”的錢,最后變成了來者不拒,甘于被圍獵。此后,他在項目審批、施工監管、資金撥付等方面,大開方便之門,自己也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十年貪腐不歸路

根據劉林自己的陳述,在違紀違法的道路上,他也曾想剎車、收手。

2015年,前鋒區原區委副書記、區長陳章友,原區委常委、副區長陳華,前鋒區工業園區管委會原主任周世勇等一干人等,因在工程招投標等領域嚴重違紀違法,紛紛落馬。這對時任前鋒區前鋒鎮黨委書記的劉林震懾很大,他生怕自己受賄的問題敗露,就開始拒絕各種熟人老板的請托。

然而一步錯,步步錯。本想洗心革面、回歸正道的劉林,卻發現自己已深陷其間,根本無法脫身。

“客觀地說,自己主要是從熟人那里收受這些錢財。原先已經收過他們的錢了,跟他們有過交往,現在遞錢給你不要,他就反復地送,最后還是沒控制住自己,又開始收錢了!眲⒘趾髞硐蚪M織坦白,自己當時有一種錯誤的想法,覺得自己從來沒有主動吃拿卡要為難別人,別人送錢是為了感謝,這種你情我愿的事情不會被人舉報。

抱著這種僥幸心理,劉林又開始放松了,但他也開始偽裝自己。

人前,劉林在分管部門大談黨風廉政建設,要求各級干部有針對性地梳理排查廉政風險點,將正能量掛在嘴上、寫在紙上,樹立自己良好形象。

背后,他依然執迷不悟,與老板勾肩搭背、為商人站臺背書,大搞權錢交易、利益輸送,且在黨的十九大后仍然不收斂、不收手。他未能深刻反省,查擺問題浮于表面,枉費組織一片良苦用心。

經查,在2009年底至2020年的十年間,劉林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賄賂52筆,金額總計230余萬元。

“前鋒,是我工作的起點,也將是終點,我人生的光鮮和恥辱都定格在這里。這里有我揮灑過的青春和汗水,如今留下的只有悔之不盡的淚水!眲⒘衷趹曰跁羞@樣寫道。

一朝夢醒終知返

2020年5月,廣安市啟動“人民閱卷·廣安行動”,市紀委監委在六大領域深入開展重點行業領域突出問題系統治理,嚴肅查處工程招投標、建筑企業資質審批、醫療衛生、人防工程和征地拆遷、國有企業等行業領域腐敗和作風問題。隨著系統治理的不斷深入,劉林的問題線索也漸漸浮出水面。

半個月時間里,給劉林送過錢的商人蔣某、黎某先后被市紀委監委帶走,和劉林共同受賄的前鋒區大佛寺街道油庫路社區黨支部書記吳開全被市紀委監委留置……看著身邊的熟人一個接一個被“揪出來”,劉林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惶惶不可終日。

“我很想來自首,但又抱著僥幸心理,總認為他們不會把我供出來!蹦且恢,劉林曾兩次徘徊在市紀委監委門口,但終究沒能下定決心主動投案。內心的煎熬,讓他時常半夜被噩夢驚醒,不敢入睡。

“老公,這段時間你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說出來,我幫你一起分擔……”投案前一天晚上,見劉林半夜又在發呆,妻子安慰他。

妻子的一番話,讓劉林想起10年前第一次把蔣某送的3萬元錢拿回家時的場景。妻子質問他這么多錢是哪里來的?因為做賊心虛、內心忐忑,劉林當時惡狠狠地把妻子推開,叫她不要多管閑事。

想起90歲高齡的老父親,想起即將失去父親庇護的兒子,想起面臨破碎的家庭……劉林回想過往,早已泣不成聲、淚流滿面:“如果我當初及時退贓、就此收手,也不至于走到今天這一步!

據劉林交代,在投案前還有幾個“朋友”找過他,給他出謀劃策、商量對策,企圖共同對抗組織審查,但劉林拒絕了他們。

“坦率地說,我還是相信組織。因為他們對我是負不了責任的,而且當我把什么事情都告訴他們后,反而會受制于他們,這一生都完了!眲⒘终f,自從自首進來后把問題說清了,整個人反而輕松了。他認為,只有相信組織、依靠組織,主動自首說清問題才是唯一出路。最終,他還是下定決心,踏上了主動投案的贖罪之路。

10月14日,劉林因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職務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迷而知返,失道不遠。對腐敗分子而言,認清形勢、盡早回頭,主動向組織說明問題,爭取寬大處理,是唯一正確的出路。(通訊員 朱丹文 林森)

(責編:張莉)

亚洲精品无码久久